吴钩.

猜我是谁。

【坤彦】细味


配合BGM    细味——Soler食用更加

半现背,瞎编的狗血爱情故事,清水无差偏15,安抚自己被be伤害的脆弱心灵

*

林彦俊捡到一只狗,中型犬,白色的身体黑白花的脑袋,嘴巴一半黑一半白导致两边胡子一半黑一半白。


小狗脖子上挂了牌“女孩,七个月,叫圆圆”,就是没写主人的联系方式。

林彦俊把小狗拎起来闻了闻,应该是刚洗过澡不就,身上带着股沐浴露的香味,怪干净的。林彦俊本来想把小狗带到公安局,但是想了想公安局可能不太会管走失的狗,他又把小狗放在地上,他发现小狗身后有一个塑料袋,里头是狗粮,浴巾,打毛器,塑胶玩具,牛肉干等等。


“小可怜,你被抛弃了。”


林彦俊很快就明白了这只小狗是被扫地出门,虽然他不明白能有谁把狗扫到他家门口的脚垫上,但小狗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看的紧,于是他手法生涩的把狗拎进了家里。


小狗很粘人,被林彦俊擦了脚以后以后一点不认生,屁股一撅跳到了林彦俊的床上,紧紧贴着他胳膊睡觉。


“干嘛,你躺这个位置,以前躺一个狗男人哦。”


小狗眼睛眨巴眨巴,应该是没听懂。


狗男人最近成了林彦俊对自己前男友的爱称,他发现微博上的小女孩都这样骂自己男朋友,所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林彦俊发现狗男人无孔不入,打开电视播的是狗男人的电视剧,院线热映狗男人主演的电影,他家对面大厦上挂的表的代言也是他狗男人男友,打开微博热搜是狗男人,打开音乐软件首页是狗男人的专辑。



烦的要命。


他觉得他和蔡徐坤分手这一周不到,“蔡徐坤”这名字出现的频率大概比他们在一起的七年加起来还要大。



林彦俊电影刚杀青,不算太忙,终于有时间偶尔刷一下娱乐新闻,早上睡个回笼觉,晚上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叫个宵夜过一过正常人的轻松生活。和蔡徐坤分手是他提的,原因有很多方面,工作太忙聚少离多是一,时不时在娱乐版头条看到蔡徐坤花边新闻是二,所谓七年之痒是三等等等。


他和蔡徐坤在一起这七年也可谓是坎坎坷坷分分合合,客观讲他和蔡徐坤都不算是省油的灯,对两个漂亮男人来说花花世界太精彩诱惑太多,想要完全片叶不沾身也不可能,更何况工作性质在这里,有的时候也身不由己。


他和蔡徐坤是大厂录节目那时候认识的,出道以后又是队友,一年半时间培养感情完全足够了,也忘了是他先表白还是蔡徐坤先表白,反正确定关系的时候NPC已经解散了。谈了一两年稳定下来以后两个人双双跟家里出了柜,闹得挺大,林彦俊绝食三天才勉强获得爸爸的认可,蔡徐坤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估计也没少吃苦头,再见面两个人都瘦了一圈。



再来说说这次的事情呢,蔡徐坤去巴黎参加活动,到巴黎第一天就和某当红嫩模有亲密行为被曝光了,林彦俊其实是不太在意这些事情,微博上一刷底下都是蔡徐坤以前的一些花边新闻,看的林彦俊心里这个堵啊,蔡徐坤走之前两个人就因为屁大点小事闹了不愉快,于是林彦俊就想要就事论事跟蔡徐坤讨个说法,蔡徐坤觉得林彦俊太斤斤计较,想要敷衍过去。这林彦俊就不能容,拉黑删好友一条龙服务,顺便把蔡徐坤留在自己家的行李打包给他经纪人邮了过去。




说出来谁能信呢,恋爱七年的老夫老妻还会因为一点小事情翻脸,说白了也是爱面子。



小狗呼吸道短,睡觉呼噜打的震天响,林彦俊气的直磨牙,把小狗怼醒了给他换了个姿势:“我大概知道你主人为什么抛弃你了,最好不要再打呼噜了,不然我真的会把你扫地出门。”



小狗等着眼睛眨巴眨巴,然后钻进了林彦俊被窝里。



第二天林彦俊起床外面给自己叫了早餐,从塑料袋里掏出狗吃饭的盆给小狗舀了一盆狗粮,小狗站在餐厅门口歪着头看他,林彦俊叹了口气:“干嘛,不知道失恋的男人很可怕的吗。”




“到我家就要听我的,你就叫August了。”




想了想又觉得不好,这小狗比蔡徐坤可人多了。


林彦俊和蔡徐坤在一起的契机好像是某次两个人在某同性恋酒吧尴尬烩面,蔡徐坤指着林彦俊问:“你是……?”


“你也是?”



“没错,我是。”


后面两个人迅速开房显得仓促了些但是又顺理成章。林彦俊本意是速战速决,爽完就走,他觉得蔡徐坤也不会介意,结果当天就被蔡徐坤堵在了拍摄现场:“你是不是想白嫖我。”


“这么说严重了吧?平等交易。”


“好啊,那先从朋友做起吧。”



所谓朋友,就是从两个人分开泡吧尴尬相遇变成了两个人相约泡吧,林彦俊喜欢喝威士忌,是相对来讲烈的酒,有的时候微微上头也会回应边上小男生抛来的媚眼,小男生接受到信号往这边走,伸手想摸摸林彦俊,手腕半空中被人握住了:“帅哥,我陪你喝一杯,嗯?”


那时候蔡徐坤染着浅色头发,脸上棱角逆着光,像朵带刺的玫瑰。


林彦俊心头微微一动,他必须承认蔡徐坤是很有魅力,要不是他见过世面,魂都快被勾走了。



结果最后还不是被勾了魂吗。



林彦俊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以前偶尔会被蔡徐坤拉着出去见见朋友,实际上更多时间两个人会乐意窝在家里,做爱也好,做饭也好,蔡徐坤为了拍戏在新东方学了一阵子做饭,莫名的还算是有一套。他们会窝在一起看老电影或者音乐剧,有的甚至是黑白画面时不时会卡,蔡徐坤头枕在林彦俊腿上,林彦俊剥个橘子分一半给他,两个人静静的等。






他们以前也提过分手,大多数都是蔡徐坤提,蔡徐坤有点小别扭,有的时候不是跟林彦俊过不去,是和他自己过不去,林彦俊碍着面子当然不会挽留,两个人就会像这次一样删微信微博取关。林彦俊会偷偷鼻酸偷偷抹眼泪,他不知道蔡徐坤会不会和他一样难过。


一般情况下第二天蔡徐坤会红着眼睛来找他,一句话不说,先抱抱对方,然后该道歉道歉该认错认错。



一般情况下提分手的人会有一个星期睡不了床,只能住沙发。




但是这一次,过去了一周,两个人都倔强的沉默着。



“August,你为什么不吃狗粮,上火了吗。”林彦俊伸出一只手指怼小狗粉红色的肚皮,“狗粮不爱吃?”



林彦俊上网搜了小狗爱吃的狗粮牌子,淘宝下单了好几种,小狗只是病恹恹的趴着,也不太理他。


淘宝页面还没退出来,微博特关提示音“叮”一声响。


林彦俊只有那一个特关。




他的行动似乎没过大脑,下意识点开了那条微博,是蔡徐坤转发了他在巴黎闹出绯闻对象的微博,表示在巴黎玩得很开心。




“靠。”



简直不是人,林彦俊想,那我得祝你玩得高兴呗。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无名之火堵在胸口,是,分手是他提的,狠话是他说的,但是他就是不开心。





那有什么办法呢,这种屁事就是自己折磨自己。林彦俊窝在沙发上刷手机,想着自己根本就不喜欢蔡徐坤了,七年了,在浓烈的喜欢也消散差不多了,他只是有些不习惯,不习惯。




入冬了,房子太大,空旷的有些寒冷,林彦俊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的纹路,说不出来的难受。蔡徐坤体寒,冬天天天抱着暖水袋睡觉,洗了手把手往他脖颈里塞,冻的林彦俊一个激灵。


他在家里休息了快一周吃了二十一顿外卖,蔡徐坤走之前买的食材什么茄子西红柿都放烂了被他丢掉了,林彦俊对烹饪一窍不通,前几天试着自己炒了个西红柿炒鸡蛋,难吃的直撇嘴,连自己的面子都不想给,直接喂养了垃圾桶。



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拿起手机,微信里没有他想要的消息,短信收信箱也是空空如也,这时候他突然就觉得难过了,他和蔡徐坤在一起七年,他承认对方做的其实很好,他们契合,从身体到灵魂,蔡徐坤骨子里就浪漫,动不动给他小惊喜,这也是林彦俊迷恋蔡徐坤的原因,他很少让人失望。



这一次,留不住了吗。



他突然又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因为那么一点小事情就揪着不放,明知道不会有什么事情,蔡徐坤肯定有自己的隐情。但是他现在没有台阶下。




“August.”


“August?”



“醒醒,你陪陪我。”林彦俊把小狗楼过来,渴望能在August身上汲取到一丝丝温暖。



他突然发现,他对蔡徐坤的爱意,似乎从来没有过动摇。因为他爱面子,脸皮薄,自负,所以他不愿意承认。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细节值得细细回味,他能从中感受到彼此的爱意,能够重新发现新鲜的、他感兴趣的东西。




那应该怎么办呢。林彦俊把蔡徐坤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想了想又拉了进去。




他手机就剩下一丝的电量,他就盯着蔡徐坤的电话一直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睡不着啊。




他多希望蔡徐坤过得不好,事业受挫,口碑不好,没有粉丝,没有人爱没有人支持,然后他就能有台阶下,就能跟蔡徐坤说回来吧。可是事实是这样吗?并不,恰好相反,蔡徐坤意气风发事业有成,蔡徐坤也许并不缺他这一个。



“狗男人。”

也不知道骂自己还是骂蔡徐坤。




实在睡不着,林彦俊起床喝水,走到楼下刚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冰柠檬茶,智能门锁发出“滴”一声解锁的声响。



“吃饭了吗。”蔡徐坤问他。





“两点了。”



“我知道,所以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无厘头对话以后林彦俊才觉得不对劲,“来干什么,行李给你寄回去了。”



“我知道,就是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怕你悲伤过度生病。”



林彦俊来气了:“滚啊,我好得很。”





蔡徐坤也不太介意林彦俊让他滚,径直走到林彦俊跟前喝了一口他的柠檬茶:“逗你的,傻子,我来道歉。”




“我管你哦,赶紧离开我家。”




“新发的微博你看了吗,一看你就没有。”蔡徐坤把手机地给他。



新的一条微博是纯文字,大致意思是和某某某女士是工作合作伙伴,不熟悉,最后附上了一句他家里养了猫,不好哄,问网友怎么办。




“什么意思,你想跟我和好就和好,不想和好就不和好。”林彦俊还是黑着脸跟他讲话。





“所以我来和你道歉,宝贝,晒你几天是希望你想清楚, 我们这个年纪,不可以再分开了。我知道你难过,眼睛都肿肿的,估计又在床上滚来滚去失眠骂我,所以我希望你知道你很珍惜我。要踏实,踏踏实实的爱我。好吗。”蔡徐坤低声问他。



林彦俊转过头去不看他,问了句:“法国人教你的?”




“我听说有的时候爱人闹小脾气只是想让我哄哄他,是这样吗。”蔡徐坤拽着林彦俊衣服耍无赖,“而且你收养了我的狗,就要对我负责人。”



“你的狗。”



“嗯,圆圆,我的狗。”





“靠啊,带着你的狗滚。”



“不要。”蔡徐坤伸手把林彦俊圈回来,“好了,实话跟你说吧,这几天我也在反省。”


“就是回顾我们的过去,结果呢,你猜猜。”



“细细品味,我想你。”

——end——

如果真的有人看完了的话,猜猜我是谁吧!